房产纠纷:出其不意抛观点 准备充分料先机


北京市一格律师事务所:刘中华


       我承办的一件农村房屋买卖纠纷的案子得到的一点启示,现在和大家一起共同分享、交流,希望能给大家在代理案件过程中有所帮助。

       我代理的当事人的父母1986年经法院调解离婚,离婚时案件争议房产归父亲,我的当事人归父亲抚养,弟弟归母亲抚养。1997年,因父亲患有精神疾病,无力抚养,由母亲带到外地抚养。父亲于2001年去世。2011年当事人回来对房产维修却被别人占有。起诉到法院,对方声称是其祖产,而且已经买给第三人。在争议的房产中没有任何人的户口,我这一方唯一的证据就是1986年法院作出的离婚调解书和2011年法院出具的继承调解书。当时开庭时主审法官有明显的倾向性,明确告知我们这一方对方可能基于善意取得获得该房产的所有权。对方出具的证据是村里的证明和双方的收条。在开庭前我认真询问当事人关于本案的一些事实,已经知道收条是在我方起诉的时候被告才出具,但没有证据。既然法官有善意取得认定事实的倾向,我立刻梳理一下自己的思路:对收条形成时间进行鉴定。我告诉当事人,提出申请鉴定不一定真的交费进行鉴定,主要是威慑一下对方,当事人也同意。在中途庭审休息时,我向法官阐明了我的观点,认为对方出具的2005年的收条时间上存在着问题,法官直接告诉我,字迹形成的时间不能进行鉴定。但是因为在开庭之前我已经了解过相关的情况,咨询过,所以在重新开庭后对收条提出了我的观点:对收条形成时间进行鉴定。对方当事人听完我的观点后,当庭承认收条是我这一方起诉后,怕双方口说无凭,才出具的收条。达到目的后,我立刻向法官说因既然对方当事人已经确定收条的形成时间,我们不再要求进行鉴定。这成了本案的转折点,本来对我方非常不利的庭审,变得对我方越来越有利,当事人对我提供的服务也是非常的满意。
       通过这个案子我总结的经验是:把握住时机,在对方出其不意的情况下抛出自己的观点,让对方措手不及。正是对方开庭前没有充分预料开庭时可能出现的问题,才出现了本案的情况。


电话直呼
在线客服
在线留言
发送邮件
企业位置
联系我们:
联系人:王建航
联系方式:18810589608
法律咨询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还可输入字符200(限制字符200)
技术支持: 建站ABC | 管理登录